老胡的死让大家更加义无反顾,宇殇已经死了这么多兄弟,宇殇这仇已是不共戴天,而一向冷静的蔡天翊也无法控制住心中的怒火,所过之处,所有的刀都在蔡天翊周围盘旋,目的直指地下龌龊偷袭之人。

韩多,宇殇我跟你说,我娘的大伯大娘,就是之前在林子里抚养照顾我娘的那二位老人,他们刚好去世一周年了,我娘打算过去祭奠一下。那人越来越近,宇殇模样也越来越清晰,没错,一定是我大伯的儿子。

啊——我想起来了,宇殇是路路起的,这孩子真挺能逗,还给马儿起了个名字。舅舅,宇殇说什么呢?您就跟我们走吧。这该做的也都做了,宇殇想想总好像是还缺点什么。

一天清晨,宇殇韩多带着路路直奔路路绣坊。都是我不好,宇殇是我愧对他们二老了……那您——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能否说与我们听听。

路路一听,宇殇赶紧喊道:路路、韩多快过来,叫舅舅。

一时间路路娘对自己的脑子很是怀疑,宇殇是不是真的老了,这脑袋怎么就不好使了呢。曾有个王,宇殇觉得这神雀闭着眼睛不精神,宇殇欲请巧匠凿开火眼,立即遭到了巫觋阻止,话说,这火眼一旦睁开,其必振翅飞天,这朱雀神的一面翅膀就有十里之长,双翅忽闪,其击打起的海浪,必能淹没半个城池,况且,他有好久好久好久,都没吃人肉了!甚有好事者多方打听,让朱雀神睁眼的方法,可这法子,唯有铁匠族的首领,耿姓男子,才知。

虽说白泽神的仙脉为玄武神所断,宇殇可是,青龙神,当时,各为其主吗!我又是龙女,怎么办?要不,我不进去了,在林外等你吧。很响的一声鼻息哦,宇殇等待!书雪微微一笑,宇殇看来绍泽很心疼自己吗!几秒间,光圈炸破,化作星点,消散林间,那树叶嗦嗦抖动,紧接着一波刺耳的啸叫响彻树落,噼噼啪啪,哎哎呀呀,好痛的一番人体落地的声音呀。

那,宇殇你就闭着眼睛想着我的样子,和我说话!墨枫道。绍泽高兴地指着,宇殇五百米外硕立云天的两棵巨大伞树,道:瞧!那就是我们的族门,壮丽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