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比翼剑不过在她借了我的书份上,我并不会有多大记仇。

骑兵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得不由一滞,比翼剑但未等他们回过神来,比翼剑呼啸的箭矢已经嘭的迎面而来,被射中的骑兵号叫着栽下战马,立刻就被后面的马蹄踩踏过去,同时雪亮的刀光如突然黎明时缕缕的光亮般突探出车阵,被从车阵缝隙间刺出的刺枪戳穿的骑兵们此时也发出喊杀声之外的阵阵惨叫声,而后面骑兵由于快速的冲击,此刻马匹也翻滚嘶鸣着,让整个队伍的这支尖刀一般的左翼骑兵陷入了一片惨境之中。瞬间,比翼剑最前排的骑兵还没有来得及用护手盾做出掩护身体的动作,就已经被对面撒勒坡骑手们直贯而来的长矛刺穿了身体。

这支队伍很长,比翼剑看起来有数百人的样子,比翼剑长长的驼队让人看不到头,同样数量众多的骑手护卫在队伍两侧,由于连日的安稳,大多数骑手都放松了警惕。比翼剑几乎没人能躲开迎面而来的攻击。随着这支骑兵骑枪所组成的洪流不断冲击,比翼剑快速的行进中,比翼剑渐渐已经不能保持一个完整的队列了,徐如林越来越难以分辨出两军的区别,但徐如林可以听到阵阵不同于西夷语的呼喝声从他的面前传来,从他的身旁传来,甚至在瞬间之后又被抛弃在身后。

英兰西发起的第三次东征虽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比翼剑但在这里,比翼剑还是时常能看到英兰西骑手的人影,撒勒坡已经很少有人还会再从这条商路出发了,但自己的商队不知怎么想的,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要走这一趟,这趟押运的苦差虽然没遇上埋伏,但也实在让他受了不少的罪,持续几日的在这炎炎烈日下行进,让他只想着能尽快完成这趟差使,然后找个小城喝上几杯,再找上几个姑娘。根据他多年的上阵经验,比翼剑这一定是撕开了撒勒坡人的防线了,比翼剑若他像往日在承平国一般是指挥作战的话,不难发现,眼下的这支队伍正如同一柄锋利的箭矢狠狠楔入了撒勒坡人临时组成的阵线的侧面。

巨大的冲力把人体直接贯下,比翼剑但随后而至的锋利骑枪也相互交错着刺进了撒勒坡骑手的身体里,奔跑的战马撞在了迎面而来的战马上。

比翼剑那些惊慌失措的车夫和几个手持武器的撒勒坡长矛手看着冲过来的骑兵惊叫着向已经围成了一圈的车阵里逃去。肖然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比翼剑紧接着剧烈咳嗽了起来,脸色胀红。

交了五百贡献点,比翼剑林凡还剩二千五百贡献点。话落,比翼剑便向院外走去。

那另一个人呢?肖然点点头,比翼剑挑了挑眉头,继续说道。分剑峰峰主肖然坐在全身用黑木打造的椅子上,比翼剑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清茶,从半掩盖的杯口不断散发出令人心神缭绕的清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