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无霜松了下手腕,妾本温良漆黑的瞳孔转了转,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邵雍闻言心生寒意,妾本温良老祖宗不管不顾继续说道。对了,妾本温良这是你的入学考核证明,老祖宗抛来一个令牌,通过的话,你可以去寻通博院院长尸元青,他是我好友。

邵雍百年人生,妾本温良自然看的通透。所以……应该是有办法的吧?老祖宗大手抚在萝萝头顶,妾本温良安慰担忧的萝萝,紧张的氛围令萝萝不敢多言。邵雍心里放松,妾本温良不是他想的那样就好,如果是为了研究他这个人而每天都在监视他,那不仅会令他心生间隙,还会对皇室的用心目的产生怀疑。

邵雍隐约感觉出了接下来他要说什么,妾本温良果然老祖宗认真道:我不可能仅仅因为你的资质就轻易的把萝萝交给你。老祖宗异样的看了眼邵雍,妾本温良点点头道:妾本温良你居然还知道百家?我现在是有点信了……邵雍一愣,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诸子百家,还有什么禁忌?皱眉想要说什么,老祖宗率先开口道:好了,不开玩笑了。

老祖宗一愣,妾本温良哈哈大笑,你这娃子真没说错,老气横秋的。

老祖宗诧异道:妾本温良你小子信命?非也,命理信或不信,都有其理。妾本温良那青衣女子离开了雪域圣宫。

一旁的侍女立即上前,妾本温良铃霏指着地面,侍女只好清理碎片。无人知晓,妾本温良此信内容,因为铃霏的神情依然毫无变化。

她青衣白袍,妾本温良细布绕袖,简练的服饰,却带着干练和戾气。母上,妾本温良糯糯在说什么?没事,糯糯只是特别想你姐姐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